评论

每日优鲜溃败,叮咚买菜“短期”盈利,“死磕”前置仓还有“钱途”?

原标题:每日优鲜溃败,叮咚买菜“短期”盈利,“死磕”前置仓还有“钱途”?

出品 | 搜狐财经

作者 | 张莹

一边是每日优鲜“原地解散”,一边是叮咚买菜首次实现阶段性盈利,前置仓双雄正经历冰火两重天。

8月11日晚间,叮咚买菜公布2022年第二季度业绩。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实现营业收入66.34亿元,同比增长42.8%;Non-GAAP净利润为2060万元,上年同期为净亏损17.29亿元。

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在电话会上坦言,“Q2的阶段性盈利,是受到了疫情的部分影响。展望Q3,我们可能会略微亏损。”

谈及每日优鲜的困境时,梁昌霖评论到,“做好自己,比指点江山更重要。有些人看到一家企业遇到困难就觉得全行业都不行,我们非常不赞成这种简单的、线性的思维方式。”

首次实现阶段性盈利

2021年6月下旬,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先后在美上市,迎来高光时刻。

一年多过去,前置仓首创者每日优鲜突然被爆出在进行“二十分钟内部会议”后,原地解散。一时间,舆论哗然。前置仓模式能否跑通再次引发业界讨论。

叮咚买菜仍在死磕“前置仓”。

电话会中,梁昌霖表示对前置仓模式仍然充满坚定信念,“剔除疫情严重的3个月,叮咚买菜已经连续10个月持续改善亏损率,我们非常有信心在今年期末实现全面、持续盈利。”

梁昌霖认为,判断一个模式的优劣,最重要的关键点是:是不是真的满足用户的需求?是不是顺应用户消费行为的变化趋势?只有用户的取舍,才决定商业模式的成败。

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也为前置仓模式带来了一丝希望。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Non-GAAP净利润为2060万元,首次实现阶段性盈利。

这一成绩离不开叮咚买菜对成本、费用的控制。

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产品收入为65.54亿元,同比增长42.4%,主要受平均订单价格增长的推动;服务收入为8040万元,同比增长88.1%,主要是由于叮咚买菜会员数量的增加。

受收入增长的影响,叮咚买菜第二季度销售成本为45.37亿元,同比增长14.4%。

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毛利率为31.6%,同比提高17个百分点,环比提高2.9个百分点。叮咚首席战略官俞乐称,超长的、多环节的、不断纵深的供应链不仅为其带来了差异化的、占领用户心智的商品,同时,给带来了较高的毛利率。

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叮咚买菜的履约费用为15.42亿元,同比下降9.0%。履约费用率为23.2%,较去年同期下降13.2个百分点,主要是“源于客单价和一线人效的持续优化”。

此外,其销售费用及管理费用均同比下降。其中,销售费用为1.47亿元,同比下降64.2%;管理费用为1.54亿元,同比下降49.9%。

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研发费用为2.55亿元,同比增长23.7%。

为缩减成本,5月份以来,叮咚买菜裁撤多地业务,其中包括安徽宣城、滁州,河北唐山、广东中山、珠海等城市。

叮咚买菜方面回应称,“大规模撤城”等信息不实,叮咚买菜在天津、安徽等地的个别前置仓变动为正常业务调整,调整规模较小,并未影响公司正常经营。

收入的大幅增长以及成本费用的微增叠加之下,叮咚买菜经营亏损大幅缩小。

数据显示,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经营亏损为20万元,而上年同期经营亏损19.38亿元;净亏损为3450万元,而上年同期净亏损19.37亿元;Non-GAAP净利润2060万元,而上年同期为净亏损17.29亿元。

预计今年期末实现全面盈利

梁昌霖在电话会上直言,“Q2的阶段性盈利,是受到了疫情的部分影响。展望Q3,我们可能会略微亏损。”

2017年,叮咚买菜开始服务上海消费者,并逐渐扩大到长三角地区。

2022年3月至5月,上海区域发生严重的疫情,“抢菜”成为上海人民的日常生活。叮咚买菜未在财报中披露上海区域的营收情况,而长三角区域的营收同比增长47.9%。

上海居民张恬向搜狐财经介绍,上海疫情期间,她在叮咚买菜上一次性购买的价格一般在100以内,具体取决于当天能有多少货、能抢到多少东西。

平时,张恬一次性购买的价格在五六十,“没有疫情买的那么饥不择食”。

同时,疫情也使得张恬在叮咚买菜上购买的频率有所提高,“我现在基本一周采购一次。在疫情期间至少是两三天就会采购一次。”

但在疫情前,叮咚买菜的亏损率在不断改善。

2021年第四季度至2022年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毛利率持续提高,分别为27.7%、28.7%、31.6%。与此同时,其履约费用占营收的比重下降,分别为32.57%、27.3%、23.2%。

梁昌霖表示,“比较疫情后和疫情前的数据,除了营收增长,亏损率是在持续不断改善的。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,在今年期末,叮咚买菜可以实现全面盈利。”

每日优鲜的溃败似乎并未动摇梁昌霖对前置仓模式的信心。

梁昌霖表示,“大家认为生鲜电商毛利率低,我们通过做厚做强供应链来改善;大家质疑损耗大,我们通过大的订单密度和预测、推荐技术来改善,今天效果已经非常好了,损耗已经远远低于传统生鲜业态;大家觉得非标品的品质控制很难,我们通过规范流程、加大人力和技术投入,现在我们的品控应该在整个生鲜行业中都是领先的。”

谈及每日优鲜的困境时,梁昌霖评论到,“做好自己,比指点江山更重要。”

梁昌霖表示,有些人看到一家企业遇到困难就觉得全行业都不行,他非常不赞成这种简单的、线性的思维方式。即使在同一行业,但不同企业的差异可能达到天壤之别。

梁昌霖称,“叮咚买菜跟我们行业中的每一家企业都不一样,我们一直专注在一件事情上,一直更加关注用户的需求,倒逼自己去进步。我们不耍小聪明,死磕商品力,使我们越来越被用户喜爱。被用户喜爱的公司,我觉得都是有前途的公司。”

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0亿元

“缺钱”成了压垮每日优鲜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根据每日优鲜7月30日公告,每日优鲜此前与山西东辉集团达成股权战略投资合作协议,山西东辉同意对其进行2亿元的股权投资。

但截至公告日,该交易尚未完成,每日优鲜也未收到山西东辉的任何资金。因此,每日优鲜不得不进行重大战略,包括暂时关闭其前置仓服务和优化员工。

一直以来,每日优鲜没有造血能力,只靠输血续命。

根据每日优鲜披露,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,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2.32亿元、29.09亿元、16.49亿元、30.17亿元,累计亏损98.07亿元。

截至2021年9月30日,每日优鲜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1.72亿元,短期借款7.56亿元,应付账款16.52亿元。

在第二季度之前,叮咚买菜亦未盈利。

2019年至2022年第一季度,叮咚买菜分别亏损18.73亿元、31.77亿元、64.29亿元、4.77亿元,累计亏损119.56亿元。

第二季度,叮咚买菜实现营业收入66.34亿元,同比增长42.8%;Non-GAAP净利润为2060万元,上年同期为净亏损17.29亿元。

截至6月30日,叮咚买菜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0.12亿元,短期投资40.52亿元;短期借款40.75亿元,应付账款为18.77亿元。

对于这一资金情况,梁昌霖表示,“我们需要花的钱已经不多,而账上的余额还是不少,因此我们认为公司完全没有现金流的风险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发布于:北京市
阅读 ()
大家都在看
推荐阅读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##########
<basefont id='SiM'><span></span></basefont><em id='MLPoVNO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em>
    <blink id='cYLGemw'><small></small></blink><ins id='nNbRBg'><span></span></ins><cite id='jeqWjVs'><ol></ol></cite>
    <sub id='BXd'><bgsound></bgsound></sub><strong id='stnHv'><code></code></strong>
          <caption id='MK'><big></big></caption><dir id='SHdgKpG'><center></center></dir>